不安全 喜独静 爱的比讨厌的多 女子一枚

是一步步走向毁灭的

是吧

洋洋洒洒写日记,剖析,得出结果还是,我想多了。

之所以容易受伤,或者说是感觉受伤,因为期望高,之所以期望高,因为一直在倾注自己,之所以愿意一直倾注,因为我认为对方同样在放砝码。

可是我刚刚发现,其实我一直以来,一次又一次地蠢,意识到上一次却下一次继续蠢着的,是,我把本身是说给别人的话当成说给我自己的了。我错误地认为对方同样在我俩的关系上以“真心话”、“心事”为砝码,所以不断甘之如饴。或者现在不能定论为“错误”,但起码,我是想多了。

因此,对待同一个矛盾,我和对方想的不是一个域。我的域内包含的东西多得多,因为我把之前的种种都添加进去了,而对方想的简单得多。所以我久久不能痊愈,而显得矫情,无理,莫名其妙。

除了不说话,不知道如何应答我倾巢而出的情绪,对方只能哑口无言,而我在猜测对方生气、伤心、冷漠、绝望、转向……中自我折磨,然后再捕捉一个字眼词句来让自己心里的不舍下台阶。继而继续甘之如饴。

本身对方就没有对共同承担风险作出承诺。

顺其自然,这个我一直在身体力行的词语,显然能变化出任何情景。

所以,绝望也没有意义,疑惑也没有作用。真的 let it go, 还是奉承“既然有心就要尽力”的原则,我到现在还没有答案。

评论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