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全 喜独静 爱的比讨厌的多 女子一枚

是一步步走向毁灭的

是吧

洋洋洒洒写日记,剖析,得出结果还是,我想多了。

之所以容易受伤,或者说是感觉受伤,因为期望高,之所以期望高,因为一直在倾注自己,之所以愿意一直倾注,因为我认为对方同样在放砝码。

可是我刚刚发现,其实我一直以来,一次又一次地蠢,意识到上一次却下一次继续蠢着的,是,我把本身是说给别人的话当成说给我自己的了。我错误地认为对方同样在我俩的关系上以“真心话”、“心事”为砝码,所以不断甘之如饴。或者现在不能定论为“错误”,但起码,我是想多了。

因此,对待同一个矛盾,我和对方想的不是一个域。我的域内包含的东西多得多,因为我把之前的种种都添加进去了,而对方想的简单得多。所以我久久不能痊愈,而显得...

反正

到现在为止,我还可以有信心地说,我是最爱你的那个。

未之所及

不得不唏嘘起来。
一直以来是我太天真还是怎样。即使被骗过坑过却至少相信这个世界,还是好的,美的。这归结于社会经验的浅薄,还有我的善良单纯吧?
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学生而已。竟就在非常有限的社交圈子里发现越来越多的足以后怕的点。
不太相熟的人,可能说出了以我对他的认识不可能说的话,即便难,我也还可以勉强接受。毕竟也不打算也无机会与此人相知更多。
一个早就认识却几乎无交集的人,突然成为了某件事的浪尖。我也终于体验了一把以前常猜想的一种感受。好像从未认识此人。
说到底,人性之立体,超出我的想象。前天对密友说,即使是你,我也不敢对你的所有事情做绝对的判断,毕竟我不是你。一个我自以为快了解透了的人,也还是有我不能...

原来我一个比一个爱得深
生命中的男孩们
谢谢是你们
才是今天的我

昨晚是一个完成任务的梦。

居委会锅底,漂浮着一个22岁少女的责任感、拖延症、忧虑和决心。尽管在开衣柜拿衣服那一秒后就忘记了。


该不该在公众号发起长期征稿的栏目呢,即似文艺风赏的“Q&S question&secret”。可我是要摆脱矫情的人啊。

往往冲动而洒脱的叶伟岸也不会做什么坏事,反而收到不错的评价,并不像胆小自卑的自己想的那么糟糕。完美主义引导的温吞迂回,或者真的不利于成大事。

发了一条打招呼的文,就有31粉丝,2个陌生人,15条消息,是巨大的惊喜。莫大的爱。


2.0时代

我们因为谁而变作当下的自己,可能已经是5.0、n.0了。

因为你送我一个随身听...

保持每晚一到两个故事完整、情感饱满、逻辑通行的梦。

保持每天迷乱中划掉闹钟,又在日光中惊醒,疲累。

保持每天上班,充实,满足。


昨晚的梦

一:被追杀。老爷爷和“我”身份融合。我在一个单位走道里往前走进右手边一个办公室,里面是医院一样的一个房间,坐着两个老医生,有一套桌椅。“我”的老伴,老奶奶拿着一瓶陈酒,跟惊愕的医生们说,解释这瓶陈酒,多年被老爷爷收藏,不敢毁坏。跟一个恐怖暴力的男子有关。后来,老爷爷逃进房间,拿着碎成碎片的陈酒瓶,和乘着的一些酒,出离愤怒地说“不管了”,摔了。出门探头往楼梯方向看,那个丧心病狂的男子就在楼梯口往这边探看,一见有人,立马冲进房间,似乎手执武器。愤怒、...

有时仔细想,我已经忘记,也说不清楚,有的人在心里为何重要,又为何需要努力放低。
当我生病痛苦,发觉矫情如此可笑,作茧自缚之事,是我做过才敢笑话别人。
事实证明,在我身上,所有经典道理都是应验的,彻彻底底地。我不是一个有例外的人。因此,熬夜便会虚弱,虚弱便会经痛,经痛就如所有经痛过的人一样走不动,深呼吸,难耐。不努力就得不到,时间在哪里,成就就在哪里,做过的才有积累,心虚的就有报应。好好珍惜的便会长久安好,心存侥幸的必定死无凭证。
到今天,我不得不承认,曾经自以为的优越与不变,都是无形中的努力维持回来的。至少我,非常适用于这个世界上大大小小的标准规定条例和图则。所存在的,是无数人已经存在过和同时存在着...

若不是今晚你再說對不起
我早就完全忘了
忘了當時的心情
看似離譜,明明自己那麼撕心裂肺過,怎麼能那麼容易忘記,但確實是的
可能說明當時我自以為的,也算不上撕心裂肺。

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心裏有棵幼苗,雨水陽光,時不時地助長一下,也淋溼低頭,欲長不長。但終歸我是理智的人。
可能真的沉吟已久,所以一時間怒不可歇地爆發過。也正因我當作一刀兩斷一般地徹底抒發過,所以幾天過去後,只當作一個完全從新的我。

真的,都扔掉了。
剛剛看了當時截屏保存的苦水,也再沒有顫動。
所以說,面對「朋友以上」,兩種選擇我都做過了。也事實證明,明哲能保身。
況且一件事所觸發的傾斜,包含的也遠不止這種一開始稚嫩的苗頭,更多的是朋友之間的信任 付出...

我似乎正在 且一直 用意念摧毁着所有我内心真正其实不愿意的人事物
即使 我本不是故意为之 我亦未做任何事情
因为 我不想我爱的人伤心欲绝
所以 最终的结局 是利我或客观有利?是对或错?

今日的诗

昨日的我们已死
撕下一片灵魂
贴在昨日的昨日之上
一层一层的叠底

生命 这个容器
似乎变得丰富而混沌
透明的灵魂交错发光

我们要变成有故事的人

今日我写下一首 或者能叫诗 的话
叙满我的忧与坦荡
大概 愿意一心投身文和艺的少年们
就舍得放下手边一切理智 先诉一番衷情

我们要变成有故事的人
我们要变成有故事的人
我们也要成为有故事的人了
我们也是有故事的人了

近期的微信公众号收集问题回复活动 我都参加
忽然发觉自己 原来对于这么多人生必经的问题
都有了可以说出口 说给陌生人听 的答案了
而关于往哪里走 我却未有

我爱安静的一切 植物 花卉 琴棋书画 烹调烘焙
我也有付出年轻岁月尽力为抱负的勇气和决心
而我的抱负呢

喜欢画画 而喜欢能为人解决...

©  | Powered by LOFTER